Wednesday, July 12, 2006

最后的记忆

6月27日,我坐在家门前的草席上,看着眼前满盛,已烧成灰烬的金银纸。我大力地捏了一下自己,希望眼前的一切以及过去1个多月来的生活都只是一场梦。

不过,手臂上传来的痛宣告了我的失望。是的,6月26日,我爸爸逝世了。

至今仍难以相信一个人可以从此就不在人间,加上自己一直都认为爸爸会好起来,令我更加难以接受。

爸爸是个传统而严肃的人,从小我们兄妹就很少与威严的爸爸说话。不过,一个人的逝世,应该让旁人获得一些启示,才会有意义,我对自己这么说。

朋友,希望你对爸爸最后的记忆都是美好的,不要像我对爸爸最后的记忆,是一张因受着身体的痛楚而扭曲的脸。

3 comments:

家路 said...

回忆,最深受爱戴的原因是可以自由倒带。。

家人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很多,在最后一秒却还是觉得不够。。

这些不够的遗憾,就让回忆来慢慢弥补吧。。

希望在你满布雾涛的高原中眺望而下的,是美好的回忆。。毕竟这些画面,都会任由你倒带选择。。。

Anonymous said...

我的父亲也是个严肃的人,从小到大都很少与他互动,因为父亲很凶,说话有时很不留情面。

看太多,也知道要珍惜与家人的感情。不过,每次交谈时,就是有一种很难继续交谈的感觉。

明白要对父母亲的好,因此也会尽量与他们好好说话。

希望你从悲伤走过来,身边还有朋友与你同在

Anonymous said...

一早忽然惊醒,心砰跳得异常快速,
霎时觉得很紧张,
以为爸回来了...
但,怎么可能?
回过神来,
原来是邻居扭开了收音机,
大声的播放着爸爱听的老歌曲
“又是黄昏,夕阳西沉,在我心里....”
脑子里顿时随着曲子,
浮现一些片段...
一阵失落。


记得爸退休后的日子,
每天晨早就起床,
然后骑着电单车外出买报纸,
也因为如此,
经常会被爸挞着的摩多声响惊醒。
爸在吃过早餐回来后,
自然而然的启动客厅的音响,
播放他最爱的余天成名曲精选,
几乎每天如是...未间断。


对于爸七早八早大声播放余天的老歌曲
心里总有些抱怨,
因为吵醒正在睡梦中的我,
虽是有点“不爽”,
但还是忍了下去,
爸实在太凶了,
不敢吭声,
转向老妈子投诉...


从未听过老爸唱歌,
不知道他年轻时喜爱那些流行歌曲,
可他每次听余天的精选,
都会反复的播这首歌曲,
猜想,他对这首歌情有独中。


想起那天弟弟收拾电视柜台,
原想把好多已封尘的老歌光碟抛掉,
妈及时拦着,
“这些是你爸爸买的...
“很多只是听过一两次,
“我还要听,收起来。”


母亲淡淡的说,
我来不及察觉他的神情,
只是,那一刻...
我的心麻了起来。
爸不在后,
家里没有人敢播放爸的这些CD,
担心母亲会回想起老爸,
心中难过起来。
虽然,母亲至今看起来,
像似已没事。


昨天早上7点,
听到邻居传来的这支曲子,
母亲大概还在睡着,
但我相信母子间的感应,
想必他,同时也听到,
我不敢问,害怕感伤,
无法想象。


周五,窗外风和日丽,
可我的心,
却因为这首歌,
沉着。



***又是黄昏****

又是黄昏 夕阳西沉
在我心里 出现一个人
你的美丽 你的天真
就像晚霞铺满我的心
到如今我度过多少黄昏
多少次夕阳西沉
就为了等候初恋的人
忽然听见你的声音
向我这里飞奔
你的声音向 我这里飞奔


(肥羊献给他记忆中的父亲)